World Polyglot --- Hokkien Power (桃機說台語的神秘黑人)

3月17日坐著樂桃從關西返國,搭上國光號,正要拿出iPOD聽新買的生物股長專輯呼呼大睡時,一個貌似非洲人的大叔上車。大叔有點神色不安,似乎想問人問題,我卸下耳機,上前一探究竟。

原來他要去行天宮,但不知道有沒有上錯車,所以很慌張,我用英語安撫了他情緒,順便問他打那來的,本來期待非洲某個國家,竟然是馬來西亞,而且還有更驚人的事實。

用英語聊了一陣,他突然問我"哩ㄟㄏ一ㄠ公後見摸?"(你會說福建話嗎?註:小的不才沒學過台語拼音XD),隔壁另外一位台灣大叔也馬上反應過來,霹靂啪啦開始說一串台語,台馬兩位大叔相談盛歡,講英文的我瞬間尷尬起來。

雖然我身為"客人",但我還是覺得台語才親切,但真的要跟陌生的台語母語人士講台語時,卻有一種心理障礙,這馬來大叔台語雖輪轉,但絕對沒有我會講,聲調也沒有我準,但我在他和另一個台灣大叔面前,我卻凍住了,而且還不時跑回英語的舒適圈跟馬來大叔講話,這再次印證了會不會說一種語言其實是一種心理狀態,是一種心態問題,會多少字彙跟考過多少級沒有什麼絕對關係。

不論如何,這讓自稱多語達人的感到非常”恥ずかしい”,決定近日一定要找台語大師 Yokita Lim 懺悔並接受台語教誨。

到了行天宮之後,我把這個撿來的馬來大叔帶去他想投宿的背包客棧,之後跟朋友和客棧內撿來的荷蘭亞拉崗去附近吃飯。馬來大叔表示他吃素,所以我們找了間很台的齋菜店,想當然裡面的阿婆是講台語的,馬來大叔自然不放過展示他 Hokkien 武力的機會,問阿婆他們家佛堂是拜"觀音"還是拜"關帝",從一個貌似非洲黑人的馬來人口中聽到他說"觀音"和"關帝"那種違和感造成的笑果不是紙筆可以形容的。

那這個馬來大叔到底為什麼會台語(Hokkien)呢? 據他說他10幾歲時曾跟親人在新加玻住了將近10年,那時的鄰居都說 Hokkien,自然而然就學起來了。大叔會"台語",那會不會國語呢? 他完全不會國語,而且他還是印度坦米爾裔,他的母語是坦米爾語(Tamil)和馬來語(Malay),英語和台語是第二第三語言,喜歡語言的他可能也會其他語言,但我就不得而知了。

歡迎會台語的馬來多語達人 Guna 來到台灣,Selamat Datang!

11061659_10155292894090652_726618390237014424_n  

創作者介紹

多語咕嚕 --- Multilingual Guru ---

Terry Hsi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