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標題 "Day 17 --- Christmas Cards"

到國外學語言,到底要怎麼做才能達到最大效益呢?希望你
付錢給語言學校之前能看過這一篇。

在坦尚尼亞期間我幾乎都待在 Arusha Backpackers,這裡
的員工就像家人一樣,從起床到睡覺都相處這一起,很感謝他們願
意陪伴我這個"不速之客",教我史瓦西利語、陪我用史瓦西利語耍白
癡,休假時帶我四處去玩,帶我到他們老家吃飯。

靠著這群朋友,我不但學了很多史瓦西利語,也見識了Arusha
附近各種風土民情,於是我就藉著聖誕節的機會,以送卡片之名,行練
習史瓦西利語寫作之實。現代史瓦西利語使用拉丁字母書寫,也沒有像
英文或法文一樣有太多不規則拼字,所以只要掌握了聲音,即使沒有受
過書寫訓練,很容易就可以把聲音轉換成文字。雖然我自己覺得寫得很
基本,只會那幾句,但每個朋友看過卡片之後都覺得寫得不錯,還有人
懷疑是不是有人偷幫我寫,或許我不應該對自己太嚴苛,兩個禮拜有這
樣的成果算不錯了。

如果繼續在這個"完美的環境"待下去,大概再1~2個月基本溝通
應該就沒問題了,平常生活應答可完全使用使史瓦西利語;開始看電視
新聞、閱讀書報雜誌的話,大概3-6個月可以進行高難度的討論,至於要
達到接近母語人士的程度,除了要自我堅持之外,大概還要3-5年以上的
時間。

要讓語言能力確實提升最重要的是人際互動的網路,也就是要
從早到晚每一刻都置身在目標語言的環境中,這就是為什麼我家旁邊鵬
程公園的印傭台語講得比我好、塔悠路早餐店的越南辣媽國語比師大MTC
的博士生好的原因。如果缺乏緊密的人際戶動網路,今天即使是生活在
國外,語言能力也不會顯著提升,這樣的例子在我們的生活中俯拾即是。

因此,我不管到那個國家,我都一定會想辦法建立緊密的人際
網路,模擬那種從早到晚都在使用目標語言的環境,以下跟大家分享我
三個不同在國外學語言的例子。

2011年的12月我透過朋友的朋友在墨西哥的 Hermosillo 租了
一間雅房,同一棟房裡還有兩名室友。因為朋友的朋友並不住在附近,
所以我到達當地時可以說是一個舉目無親的狀況,但我並不擔心,因為
根據我的經驗,中南美洲的朋友都很熱情,要交朋友不是什麼很困難的
事。我從拜訪社區內的 abarrotes (雜貨店)開始建立我的生活圈,跟
所有的老闆聊過之後,跟一位叫 Cesar 的比較投緣,於是我開始每天
照三餐去雜貨店買點小東西,順便坐在那跟所有來買東西的社區居民
問好,他們從來沒真的跟 "chino"接觸過,每個人都很好奇,一兩天之
後當地沒事幹的年輕人都會來找我這個 "chinito" 聊天,教我各種奇
怪的 spanish profanity。大概一個禮拜之後,我就以這間 Cesar 的
abarrotes 建立一個緊密的人際網路,白天坐在店裡跟 Cesar 和來
買東西的人閒聊,晚上跟當地年輕人到附近一個路邊攤打UNO聊天,大
家心血來潮時還會去夜衝夜騎,一個月後我就變墨西哥人了。

再來是 2013年 7月到伊斯坦堡學土耳其文的故事,這次因為
經費是跟堪薩斯大學申請的,一定要到學校上每天4小時的土耳其文課 
。這個土耳其文課就跟所有的語言課一樣,就是一堆歐美的學生(幾乎
都美國人),每天上課跟不是土耳其人講土耳其文,下課休息還自動變
英文(即使大家都是"C1"程度);放學後還有一堆文法作業,看Orhan 
Pamuk 那種文青的文章,先不論這些練習或課程有沒有效,如果要做
這些事在任何一個國家都可以做,為什麼大老遠跑到伊斯坦堡來做呢?
在土耳其,當然就是要把握這個土耳其語的環境去建立緊密的生活
圈,而不是花時間上課提升"土耳其文的知識",所以我每天一下課
第一件事就是跑去跟警衛聊天,建立了 "Bogazici" 大學的警衛生活
網;此外,透過 couch surfing ,我找到許多當地人的聚會,參加
了西語聚會、圍棋聚會和法語聚會,和各行各業的人說土語,兩個月
下來我的土語終於達到了另一個境界。

最後我要談一個我一直覺得很失敗的國外語言學習經驗,2008
年我拿了 DAAD 的台德暑期交換獎學金到 Munster 上了一個月的語言
學校,那時候大概是"C1"程度(TestDaF 17),但我對德語仍感到不是
很自在,希望能藉這個機會提升真實的德語能力。Munster 大學的語言
課程跟上述 Bogazici 大學的課程一樣,整堂課只有一個德國人(老師),
所以每天就是花4小時跟一群不是德國人的人講德語,回到宿舍寫寫功課
做做報告,根本沒有什麼時間再去找德國人交際應酬。然而,更糟的是
,我用了當時我知道所有的方法,我沒有辦法在 Munster 找到一個可以
讓我很自然去跟德國人 hang out 的地方,一整個月下來我沒有跟任何
一個老師之外的德國人講到話,德文不是生活的一部分,是必須強求
才能擁有的奢侈品,一個月之後,我對德語還是沒有感到不舒服。後來
,我到 Ost Friesland 和 Bayern 的朋友家 homestay,對方家庭全
程都跟我說德語,完成沒有英語,那是我第一次感到德語正在變成我
的一部分,只可惜時間太短,如果語言學校跟 homestay 可以交換就
好了!

簡而顏之,要學怎麼讀或要學怎麼寫在全世界任何一個地方
都可,好不容易到國外就是要把握那最好的環境學會聽跟說。讓你學
會聽跟說的地方不是語言學校也不是任何語言機構,而是緊密的社交
網路。明年你應該把語言學校的錢省下來、去租房子、去 homestay,
去你喜歡的國家生活、去建立緊密的社交網路。

 

10686795_10154940052480652_5101553949620359394_n  

創作者介紹

多語咕嚕 --- Multilingual Guru ---

Terry Hsi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