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台灣粗工打造日本青年旅館 ***

大家好我是 Terry,這幾天才加入社團,感謝很多朋友丟我訊息,也跟幾位朋友約了見面,討論合作事宜,謝謝大家的熱情。這幾天剛好因為一些人和事,讓我想寫篇文章回憶當年在大阪青年旅館工作的一段有趣故事。

時間回到 2011 年初,我拿了渡假打工簽證到了日本大阪尋找在青年旅館的工作,遇到跟我意氣相投的青旅老闆K,我就開始在這家店擔任全職員工,跟一位德國妹妹一起顧店。青旅的工作相當輕鬆,所以我也在閒暇時去Lawson和甲子園球場兼差,頭兩個月就在疲憊和歡笑聲中渡過。

如果大家還記得,2011年就是東北大地震的那年,大地震發生後,所有的旅客瞬間取消了預約,德國妹妹跟著德國政府官員一起全體徹離,旅館內湧入大量來自東京和東北逃避幅射危害的"難民"。這些難民只讓我們多做了兩個禮拜的生意,到了3月底難民陸續回國,青旅變得空無一人,我跟老闆每天只能楚囚相對講垃圾話度日,替代德國妹的韓國妹加入後青旅才多了些生氣。

有天我一個人打著90年代的網路遊戲顧店的時候,兩位掛著大阪市消防局狗牌人走了進來,面色凝重的對我說:

"你們老闆在那?"
"他不在喔!"
"他回來要他快跟我們消防局聯絡"
"很重要嗎?"
"很~重~要!"

K老闆回來後我轉述了消防局人員的話,K老闆整個剉了起來:

"慘了!終於被發現了!"

原來,K老闆經營的這間青旅是"半合法",他用一樓的空間申請了"5人牌照",但在2樓和3樓加了快30個床位,消房和衛生自然都不合日本規定,不知道是太囂張還是有人去密告,被消防局的人盯上。

一般市井小民要在日本要"河蟹"這種東西基本上是不可能的,日本關於青旅的法規非常完善,多少人要一間廁所,上鋪跟下鋪要距離幾公分,防火門要怎麼設都有清楚規定,如果不改善就只有被勒令停業的命運。

K老闆除了先去消防局爭取時間之外,馬上打電話給了某建築師事務所,希望他們來改造青旅讓他們能在最快時間內合法並恢復營運。那天晚上一群西裝筆挺的一級建築書來到青旅探勘,提供各種建議,並要K老闆簽合約。K老闆一時慌了手腳,沒有想太多,馬上付了100萬訂金簽了"雇問"合約。

之後每個禮拜這些一級建築士都會來店裡很多次,除了討論各種青旅的事之外,還一直要K老闆跟他們簽"裝潢"的合約。K老闆是個非常"cost down"的人,怎麼樣都覺得這合約太貴,所以最後決定自己完成一半的改裝工程。

這"改裝工程"自然就落到我們員工身上,這完全出乎意料之外,也不在當初我們談的條件之中,雖然不滿,也只能硬著頭皮做。一開始覺得"破壞"、"拆卸"還滿好玩的,但慢慢覺得本來舒舒服服的青旅日子怎麼變成每天灰頭土臉的粗工生活,我越來越不滿,加上各種大大小小的事跟K好闆不合,我就爆走了。

K老闆沒時間也沒辦法跟我解釋太多,要我不想做的話就走沒關係,那時很意氣用事的我就這樣離開了青旅,想說以後也可能不會回去了。

時間快轉兩年,我經歷了一些轉變,覺得自己當年實在太衝動、太不成熟,在一次回台灣的路上我鼓起勇氣拿了兩盒伴手禮,前往那家旅店。走出熟悉的地鐵站時,我感到非常緊張,恐懼讓我想逃,藉著短暫放空我終於來到青旅門口,打開那扇相同的門,首先看到的是當年地震後的工作夥伴韓國妹。

她很高興的大喊:[ Terry!]

接下來就是破鏡重圓的場面,大家也沒提當年的事,K老闆也很大方地邀請我當客人再去住宿,給我終身5折的 VIP,一直到現在我都還常常去光顧,和新伙伴和舊伙伴一起同樂。

如果故事到這邊就結束,我不會坐在塔斯馬尼亞打這篇回憶錄。這次來澳洲前,我連絡了當年的旅店的常客 Nic 哥,Nic哥以前每幾個月都會跟他的櫻花妹女友約在我們青旅約會,所以算是非常熟悉。原來,在我離開青旅的兩年間,Nic 哥也去了旅店當員工,但做了一陣子就跟K老闆吵架離開了,跟我當年離開的原因相去不遠,當年大家真是太年輕。

下禮拜我在墨爾本將跟 Nic 見面,除了期待他在旅店工作的詳情之外,也希望能說服他放下當年的嫌隙,過了這些年,大家都成長了,也更珍惜當年的情誼,青年旅館也開了二號店!

"We are all waiting for you Nic!"

 167385_1505154319363_1549413891_31069608_6765624_nDSCN1123DSCN1126DSCN1132  

 

 

創作者介紹

多語咕嚕 --- Multilingual Guru ---

Terry Hsie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